热点新闻当前位置:主页 > 热点新闻 >

美国打工时期的徐小平美国打工时期的徐小平

时间:2018-09-28 14:48 作者:admin 点击:

  他去了必胜客送披萨。快热送的披萨,每一刻都在催促这个36岁男人的步伐,也在鞭笞着他的内心。是个不甘平庸的男人都受不了这样日复一日没有前途的工作,更何况一个文艺青年。
 
  1993年,徐小平脱掉了外卖小哥的制服,回北京创办了一家音像公司。他觉得自己是大陆的罗大佑,花了一年时间出了一张磁带,取名《洋插队情歌》。歌的内容写的是留学生涯,却面向国内市场,再加上这样接地气的名字和比罗大佑更丰满的身型,不管当时的小年轻感想如何,反正我是不会买。徐小平当然不会考虑我的感受,他预感到自己要火,甚至准备打击盗版。结果盗版没出来,连正版都卖不出去。
 
  洋插队情歌磁带洋插队情歌磁带
 
  1994年8月,徐小平灰溜溜地飞回加拿大。他没法面对老婆的目光,于是又躲到了一千多公里外的温哥华,开始了借酒消愁的“创业”。
 
  彼时,另一个被老婆逼着前行的男人却在北京成功了。俞敏洪创办的新东方学校在1995年底收入已经达到2000万,利润有几百万。一直想要出国而不得的老俞开始了他的北美之行,名曰会友,实际多少有些显摆的意思。他见到了昔日自己眼里光鲜甚至耀眼的朋友——过得不好的徐小平和过得不错的王强。
 
  穷可以装,富却装不出来。当徐小平看到俞敏洪穿着簇新的皮夹克出现在自己面前时,他的第一反应不像王强觉得他土,而是感觉:老俞发达了。可是他自己是真没钱,老俞走的前一晚,他开着车绕着餐馆转了四五圈,老俞问:“那么多停车位,干嘛不停啊?”徐小平犹豫片刻,回答道:“我在找免费的。”老俞沉默了良久告诉徐小平:“回北京,我给你开30万。”徐小平听罢,“哭着喊着求他带我回来一起做新东方”。
 
  不管有没有这么夸张,徐小平加盟了新东方,这个想做厨师而不得的音乐家,终于可以掌勺了。这是一首曲调充满80年代风味的校园民谣,名叫《星期天》。词、曲、演唱都是一位在北大团委工作的青年教师。
 
  在一个百无聊赖的星期天,他吃着泡面、抽着大重九、看着别人卿卿我我,默默在宿舍写下了这首散发着焦虑和荷尔蒙的歌曲。后来,由于在学生中广为传唱,这首歌成为民间版北大校歌,并于1995年1月被收录在北大原创校园歌曲专辑《没有围墙的校园》。
 
  这位青椒,名叫徐小平。
 
  1983年,27岁的他从中央音乐学院音乐系毕业了,被分配到北大,担任艺术教研室的老师,随后升任北大团委文化部长。也在这一年,北大的团委书记调任共青团中央。
 
  在北大,徐小平认识了两个朋友:王强和俞敏洪。俞敏洪和王强同在西语系英语专业,住隔壁宿舍,因为都爱看书,成为了朋友。王强是北大艺术团团长,认识了指导老师徐小平。于是,三个人混熟了。
 
  大学时期的徐小平大学时期的徐小平
 
  在北大的日子如《星期天》里所写,百无聊赖。而立之年的徐老师很迷茫,作为家里乡亲的骄傲,自己该做点什么。可是考北大中文系、复旦新闻系的研究生都失败了,正值当时出国潮,徐小平心一横,开始申请留学。不久,徐小平的妻子拿到了加拿大萨斯卡彻温大学音乐系的全额奖学金,他决定先去美国闯一闯。
 
  1987年的最后一天,他登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
 
  一、Loser徐小哥
 
  留学生涯从来都不光鲜,衣食无忧的人在纸醉金迷中思考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哲学问题,学术大牛在为课题废寝忘食,而更多的人则是在为生计奔波。
 
  吃着热狗、看着《花花公子》,刚一抵达华盛顿的徐小平就迫不及待地接受资本主义的腐蚀。可激情终将退去,该来的还是要来。热狗变得难以下咽,成人杂志看多了双手会得腱鞘炎,最要命的是:兜里只有100美元。如何活下去,是徐小平之前没有想过的大问题。
 
  和当年的大多数留学生一样,他穿上围裙、带上无顶帽,在一家中国台湾人开的餐馆“Mr. Egg Roll”开始了打工生涯。餐厅里工资最高的是厨师,可是煮得一手好方便面的徐小平显然无能为力,他成为了一名收银小哥。
 
  美国打工时期的徐小平美国打工时期的徐小平
 
  好在他的萨斯卡彻温大学全额奖学金也批了下来,与妻子相隔三千公里异地的日子终于结束。
 
  无忧无虑的学生时代总是短暂,刚毕业的徐小哥失业了。每日在家带孩子的他看着妻子辛勤教书养家,一股赚大钱、成大事的火苗在他心中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