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修攻略当前位置:主页 > 装修攻略 >

建設“一帶一路”科技園都要明確定位

时间:2018-09-05 09:36 作者:admin 点击:

  来自印度执政的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负责制定科技政策的印度铁道部官员维尼特·戈恩卡(Vinit Goenka)在一次会议上表示:“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必须长大,就是说,我们无法再容忍这种状况继续下去了。”
  近几个月来,印度政府的多家监管机构和多位部长宣布,他们打算对科技行业实施严厉的新规。总的来说,这些规定将结束美国科技巨头长期以来在这个国家享有的自由开拓业务的待遇。印度拥有近13亿人口,是全球互联网新用户增长最快的市场。
  这些拟议中的措施包括向欧洲学习,对大型互联网公司处理用户个人数据的采取限制,要求科技公司只能在印度境内存储有关印度人的某些敏感数据,以及对外资电商公司以低价开拓市场的做法进行限制。
  印度政策上的变化,将是全球范围内对美国科技公司的实力和盈利进行最新一次的削弱,而且它们很可能会导致全球互联网的分裂。
  今年5月,欧洲实施了一项全面的新隐私保护法,让欧洲人对自己被互联网公司收集的信息拥有更多控制权。在美国,加州刚刚通过了一项隐私保护法,在隐私上给予该州居民比一般美国人更多的保护。
  随着印度在互联网领域制定新的游戏规则,它正在从中国寻求灵感。尽管印度不想走得那样远,但印度官员对通过限制外国竞争培育本土互联网巨头表示赞赏。与此同时,印度监管机构并不希望将美国互联网服务赶出去,因为该国有数亿人依赖这些服务。
  对于谷歌、Facebook、亚马逊和其它美国科技公司来说,印度的这些举措将为一个富有吸引力的市场设置障碍。印度已经成为这些公司的下一个增长领域。
  印度将出台严厉新规 加强对外国科技公司监管
  图注:印度信息技术部长阿贾伊?萨哈尼(Ajay Sawhney,左)表示,印度政府在制定针对科技行业的严厉新规时持开放态度。
  新德里律所TechLegis国际技术法专家萨尔曼·瓦里斯(Salman Waris)表示,印度正试图像欧洲那样,为本国公民提供强有力的数据保护措施;同时,让政府有权获得它认为合适的私人信息。外国科技公司别无选择,只能服从。
  瓦里斯称:“每个人都要遵守规定,做必须要做的事情,这些公司在中国和欧洲必须这样做,那么它们在我们这里也要这样做。”
  印度的新政策仍在制定过程中,相互竞争的政府机构与国内外游说人士和政策倡导人士正展开博弈,将影响到这些政策出台后的具体样子。
  但参与这一过程的官员和行业高管表示,新的限制肯定会出台。印度最高法院去年夏天宣布,印度人拥有基本的隐私权,并敦促国会通过一项数据隐私保护法。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和他的人民党采取了印度优先的经济民族主义,希望在明年大选前解决就业增长疲弱的问题。印度执法部门还要求获得更多法律工具,以从WhatsApp、Facebook和金融公司那里提取私人客户数据。
  印度电信部长阿鲁纳·桑达拉扬(Aruna Sundararajan) 一直深入地参与了这些政策的讨论,他表示:“我们明确地认识到数据是一项战略资产,并对这一观点表示赞赏。很多人都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认为印度之所以无法像中国一样打造出腾讯、百度或阿里巴巴,是因为我们的政策没有做到细致入微。”
  在印度政府看来,数据对于人工智能等新一代技术至关重要。印度政府似乎特别下定决心要收服Facebook及其旗下WhatsApp。
  今年,Facebook爆发了数据泄露丑闻,该公司与英国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 共享了8700万用户的私人信息,其中包括56万印度人,而英国剑桥分析公司一直寻求影响印度选举。在该丑闻曝光后,印度官员对此表示愤怒。 科技園是科技創新與產業化的理想實現形式,在聚集創新要素、發展高新技術和高新產業、推動產業結構變革和經濟社會發展方面,能夠發揮獨特而重要的作用。改革開放的實踐証明,以科技園為重要依托之一,大力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是中國經濟實現又好又快發展的一條重要經驗。
  “一帶一路”倡議提出5年來,一方面,各類科技園繼續提升自身建設水平,另一方面,以更大的力度把多年積累的科技園建設、運行經驗與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國家分享,適應當地科技和產業發展的強烈需求,順應中國優勢產業“走出去”的趨勢和要求,建設或者參與建設了一大批科技園區。它們是一朵朵綻放在“一帶一路”上的科技之花、友誼之花。
  從“學生”到合作伙伴
  “劍橋啟迪科技園是啟迪控股和劍橋三一學院強強聯合的蓄勢之作,開創了中英兩國在科技園區領域合作的先河,將為中英合作‘黃金時代’的新篇章添上濃墨重彩的一筆。”這是一個多月前中國駐英公使在劍橋啟迪科技園開幕儀式上的一段講話,不僅向外界展示了中英科技領域合作的新境界,而且揭示了中國在創新領域實現的新跨越。
  來自中國的啟迪控股是全球領先的科技服務業巨頭,其主導產品之一清華科技園是世界科技園的后起之秀,創立於1994年。彼時,英國科技園鼻祖劍橋科技園已經走過了20多個發展年頭,孵化和孕育了上千家英國知名企業,形成了極富劍橋基因的高科技產業集群,促進了當地乃至英國高科技產業的繁榮,由此產生了名震全球的“劍橋現象”。從一定意義上來說,清華科技園是“劍橋現象”在華的回響。經過20多年的努力探索,清華科技園憑借集群式創新優勢、清華百年來科技與人才的積澱、啟迪控股龐大的科技產業及科技金融體系,形成了覆蓋全球的合作網絡以及運營科技園區所累積的企業資源,成為政府和各類開發主體在園區顧問咨詢、委托運營、開發建設等方面的合作伙伴。
  劍橋啟迪科技園的創立,標志著來自中國的科技園建設和運營經驗贏得世界科技創新發源地的青睞並成為其合作伙伴。正如劍橋大學三一學院院長溫特所指出的那樣,啟迪控股已成為劍橋大學三一學院的重要戰略伙伴,將為劍橋科技園帶來新的戰略發展機遇。雙方將在生命科技、數字經濟、節能環保等領域開展深入合作,致力為全球關鍵未解難題提供創新解決方案。值得一提的是,雙方正合力打造的生命科技創新中心是劍橋科技園歷史上第一個生物科技綜合創新載體,啟迪控股的全球科技創新網絡將為劍橋科技園乃至英國生物醫藥產業發展作出貢獻。
  劍橋啟迪科技園是進入英國的一座裡程碑,但是啟迪控股在英國的拓展並不局限於此。今年5月,紐卡斯爾啟迪科技園正式開業運營,旨在依托英國北部地區的豐富科技創新資源,在海上可再生能源、海洋工程、生物醫藥等領域開展科技創新企業的孵化培育,完善當地創新創業生態系統,為經濟增長提供新動力。
  對於中國科技園區和科技產業來說,成功進駐英國等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科技強國,成為當地合作伙伴的已經漸成規模,除了啟迪控股等中國科技創新“老字號”之外,還有一些新興的品牌,比如有湖北省“淡馬錫”之稱的湖北省聯合發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該公司從2016年起,與比利時有關方面合作在新魯汶市打造中比科技園,建設智慧谷、高新孵化園、創新示范基地等,將為歐洲科技創新做出貢獻。
  針對需求量身定制
  “一帶一路”橫跨亞歐非等地區,地域范圍非常廣泛,參與建設的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程度千差萬別。就總體而言,這些國家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諸如英國、比利時等少數發達國家,另一類是佔主體地位的欠發達國家或者發展中國家。這就要求,中國在科技園建設方面既要瞄准發達國家科技創新和科技產業發展趨勢,找到與其合作的契機,又要主動適應廣大發展中合作伙伴的需求,准確把握其科技發展實力、科技產業發展現狀,滿足其核心訴求,量身定制適合其國情和發展階段的科技園區。
  近年來,特別是“一帶一路”倡議提出5年來,中國全面加強對外科技合作力度,並把科技園區建設作為推進合作的一個重要方面。2016年10月,《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科技創新合作專項規劃》出台,提出用3年到5年時間,建設一批包括科技園區等在內的國際科技創新合作平台,為此,出台了相關支持政策。2017年5月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中國政府提出,啟動“一帶一路”科技創新行動計劃,開展科技園區合作、技術轉移等4項行動。
  一批中國園區運營公司和高科技企業積極響應號召,紛紛參與“一帶一路”科技園區建設並取得突出成就。在今年2月份在京召開的《“一帶一路”倡議下中國海外園區建設與發展報告(2018)》發布會上,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社長趙劍英介紹說,2013年~2017年,中國海外園區新增40多個,短短5年,增長數量超過此前20年建成的園區數量總和,且絕大部分分布在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國家。這些落地開花的中國海外園區與東道國合作伙伴一道為了共同的利益訴求,充分發揮各方優勢和潛力,攜手克服制約科技創新的各種障礙。
  啟迪創新研究院副院長楊紅梅表示,中國高新區、大學科技園區等在中國經濟發展中的巨大貢獻逐漸為廣大發展中國家所認識,很多國家的政府部門和科技企業希望學習這方面的經驗。“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后,啟迪控股持續加大“走出去”力度,與巴基斯坦、蒙古、馬來西亞等“一帶一路”國家政府部門和企業開展了科技園規劃、運營、搭建投資平台等方面的合作。
  在中國產業集聚研究專家楊建國看來,以科技產業園為支撐和平台,推進“一帶一路”科技合作,有利於促進實用技術轉移和成果轉化,有利於構建長期穩定的合作關系,從而提升參與國家的科技能力。
  協調助力深入建設
  北京長城企業戰略研究所所長王德祿指出,中國推動“一帶一路”國際科技園區合作的力量除了相關政府部門之外,主要有3類:一是國家園區和平台公司,它們在探索中外雙園或者多園的“姊妹園”模式。二是大型國企,基於其在海外投資建設大型項目的良好基礎,進一步深化建設科技園區。三是民營創新創業促進機構,它們往往伴隨新興科技產業發展起來並嶄露頭角,在海外投資建設科技園、孵化園。此外,王德祿認為,近年來,社會智庫也日漸成為科技園區規劃和服務提供的主要力量之一。
  上述3類無論哪一類建設或者參與建設“一帶一路”科技園都要明確定位,在王德祿看來,這些合作成果要明確定位為國家間、長期的、綜合性的戰略合作,這樣既可以保持合作的穩定性,又有利於后續合作的深化,充分發揮合作創新的潛能。此外,王德祿建議中國有關部門建立推進“一帶一路”科技園區合作的工作機制,將其納入工作議程、出台總體規劃、制訂工作方案。
  江蘇師范大學“一帶一路”研究院常務副院長江正平與王德祿的看法類似,他認為將中國海外科技園區放在中外合作框架下看待和定位至關重要,這樣有利於通過政府間的溝通和協調,解決在實踐層面遇到的問題。在科技園區合作機制方面,江正平提出,不僅要建立中國方面的跨部門協調工作機制,而且還要建立政府間雙邊交流協作機制,建立由雙方政府、職能部門、企業和商會等組成的境外科技園區領導、規劃、協調機制。
  此外,江正平提出,堅持以我國產業結構調整與升級為導向,把我國企業的優勢與東道國及所在地的區位優勢、資源稟賦、產業基礎、基礎設施等因素緊密結合起來,引導企業充分考慮東道國國情和當地實際,因地制宜,科學編制園區規劃和確定產業定位,遴選園區主導產業及關聯配套產業,在培育壯大主導產業的同時拓展延伸產業鏈,逐步推動由專業化特色發展向綜合化方向演進,促進園區持續健康發展。要進一步發揮中國龍頭企業在園區建設中的引領示范作用,帶動更多的國內企業 “走出去”投資經營,提升其國際化發展能力,助推我國開放型經濟轉型升級。